六盘水市经济社会发展研究 » 2018年第1期 » 基层采撷
村级脱贫攻坚工作问题研究

阅读次数: 字体:【

——以盘州市竹海镇左坡村为例


肖本波


  〔内容摘要〕 本文以盘州市竹海镇左坡村为例,对当前村级扶贫工作存在的问题进行了分析,提出了加强产业脱贫、推进项目实施等方面的建议。

  〔关 键 词〕 农业 村级脱贫 启示

  〔作者简介〕 盘州市竹海镇左坡村脱贫工作队



  2017年盘州市制定并实施了《盘州市2017年脱贫攻坚“1+30”工作方案》,以年度脱贫攻坚总方案为统领,多管齐下、各业并举,紧扣扶贫全面发力,乡镇聚焦短板、查缺补漏,紧盯农户同步推进,全市脱贫攻坚总体成效益发显著,但受历史矛盾积压、俗风陋习及农户自身文化素质制约,农户环境卫生、住房安全、收入等仍是横梗在脱贫致富路上的顽石。现以盘州市竹海镇左坡村为例,以村为单位,对脱贫攻坚工作遇到问题进行研究。

  一、左坡村脱贫攻坚工作开展情况

  (一)基本情况。左坡村位于盘州市竹海镇西部,距镇政府驻地8.5公里,距盘州县城75公里,全村国土面积约6.5平方公里,平均海拔1870米,实有耕地4870亩、林地2800亩、草地700亩;下辖10个自然寨15个村民组1025户3194人,是竹海镇人口最多、面积最大的村寨;村域内313省道横贯东西,串联8个自然寨,交通较为便捷。2017年末全村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8626元,较2016年增长10.3%。

  (二)贫困状况。左坡村属非贫困村,现有建档立卡户181户597人,自2014年来,先后发展产业脱贫128户387人,易地搬迁脱贫11户44人,发展教育脱贫30户138人,就业脱贫12户28人。2016年,全村共有贫困户119户315人,贫困发生率10.2%,通过产业扶贫、易地搬迁、危房改造等措施,2017年全村贫困人口降低到24户41人,贫困发生率1.33%,较2016年降低8.87个百分点。

  (三)基层组织建设情况。左坡村有镇下派驻村干部4人,有村干部5人、网格员20人;全村共有党员36人,党员平均年龄44岁,其中30岁以下党员4人,60岁以上党员5人,女性党员10人。2017年10月,左坡村成立了由29人组成的脱贫工作队,接续又以组为单位设立了15个脱贫工作组,工作组长由各组网格员担任,成员为本组涉及的所有结对帮扶人,各脱贫工作组在脱贫工作队的统筹安排下紧密有序工作。

  (四)基础设施及公共服务体系完善情况。 2017年,为改善农户生产生活条件,夯实发展基础,在镇党委政府统筹安排下,全村新建水池3个,铺设引水管26公里,硬化通组路2.9公里,串户路21公里,实施人居环境改造997户。全村农户生产生活用电通达率100%,自来水入户率100%,水泥路通达率100%,庭院硬化率100%。改厨603户,改厕260个,改圈194个,新装太阳能路灯303盏,投放垃圾箱40个。为保障农户住房安全,自2009年来,全村共实施危房改造455户,其中贫困户172户,基本实现户户有安全住房。全村有村级卫生室1个,有常驻医生1人,有小学1所,配有专业教师4人。有体育健身场地1处160平米。10个自然寨基本实现4G信号有效覆盖,贫困户通宽带率达100%。全村农户安全感满意度大幅提升。

  (五)产业发展情况。为夯实农业生产基础,助推农民增收致富,左坡村成立了左坡专业合作社,通过与盘州市宏财公司合作,合作社以“三变”为抓手,以农户增收为核心,以“公司+合作社+农户”运营模式,注重将外出务工农户、建档立卡贫困户,无劳动力农户“三类土地”入股合作社发展特色产业,现已发动群众种植刺梨4173亩、竹子328亩、核桃391亩;惠及农户1012户3142人,贫困户入社率100%,户均增收6360元,单户最高收益达36342元(35.2亩土地入股合作社种植刺梨,500元土地流转费、535元劳务管护费)。

  二、存在的主要问题

  左坡村贫困的主要原因是群众观念和文化知识落后,农户自身发展意识不强,等靠要思想严重;思路及视野狭窄,追名逐利,小农思想严重,难以自力更生摆脱贫困。同时,左坡村山高坡陡、耕地偏少、水源匮乏,受地形条件制约,农业发展落后,工业基础薄弱,脱贫攻坚面临多方面问题。

  (一)历史积累的社会矛盾造成部分农户对村干部怨气难纾,在检查评估时热衷“告状”。在入户走访过程中,多数农户对村干部落实政策、工作开展方面颇具怨言,反应待有上级人员到村检查时,一定要“狠狠挖其一脚”“好好收拾一番”,究其原因,一是历史累积矛盾较深。上世纪九十年代,在执行“计划生育”等政策过程中出现的粗暴执法、贪污腐败等现象,给农民留下深刻的历史记忆,导致干群关系恶化,尽管近年来一系列惠农政策的实施逐步缓和了矛盾,但村民对乡村干部的恶劣印象并未完全消除,在恰当时机、关键场合仍会复发。二是“好政策”的局限性让村干部充当了“坏角色”。现阶段低保、危房改造、扶贫等直接利好政策仅针对真正困难的农户,惠及面有限,造成部分未享受政策的农户心怀不满,愈加激化了干群矛盾。如危房改造落实过程中,村级仅负责名单统计、住房图片收集等初步工作,核查与审批权限在乡镇及县级住建部门。为尽可能公平、公正统计上报,村委只能将基本满足条件的农户住房纷纷拍照作为拟改造对象上报申请,但在核查审批中剔除或核低危房等级的农户将得不到改造或被调减改造资金的“原因”怪罪于村干部优亲厚友、吃拿卡要、故意作弄等。还有农户已审批认定为改造对象后,因“瞧有日子”而随意拖延建房时间,导致验收任务难以完成,或因当年“没有日子”放弃改造而事后要求改造但错过申报时限未得资助而愤愤不平。三是农户诚信缺失。多数农户片面强调自身困难,对政府已形成强烈的依赖心理,自己及家人的主观能动性发挥严重不足,部分老年户为减轻子女负担,将赡养义务转嫁政府,争抢低保现象普遍。如左坡村三组吴某,现年61岁,住3间砖木结构房屋,但均分给3个已成家的儿子,大儿子全户在浙江省绍兴市务工,常年未归,其分得住房已危改;二儿子在昆明市经营蔬菜生意,分得住房已危改;小儿子在兴义市某事业单位上班,属国家事业单位编内工作人员,分得住房未改造。在入户与吴某座谈时,其故意隐瞒小儿子国家工作人员身份,要求政府给其危改指标修缮住房,同时强调自己全身是病又无住房,要求享受低保。

  (二)帮扶力度不一引发的局部矛盾降低了农户对帮扶成效的认可度。受贫困户结对帮扶人自身条件、掌握资源、帮扶户数、帮扶对象所在村属性等影响,贫困户获得帮扶力度大小不一,差距的形成和农户的攀比无形抬高了帮扶成本。一是县直部门帮扶力度普遍大于乡镇。左坡村有盘州市委组织部下派帮扶干部5人、帮扶教师7人、镇帮扶干部8人。基于客观实际考虑,县直部门帮扶人结对帮扶对象最多不超过5户贫困户,余下部分由乡镇内部调整帮扶,1位镇普通职工帮扶对象多达16户贫困户,如县、乡2位帮扶人同样拿出一个月工资帮扶(月平均工资按4000元算),县直部门干部所帮户可得800元,而镇干部帮扶对象仅有250元,差距部分农户误认为被镇村干部私吞,工作极其被动。在左坡村帮扶的5位组织部帮扶干部均已分别自请所帮对象聚餐,并买有沙发、被褥、电热毯等,盘州市电视台将个别乡镇统一配发沙发、橱柜、衣柜等视频公开播报,造成未得贫困户思想反弹,盲目攀比、心怀不满。二是同一帮扶项目在不同乡镇不同村寨的实施标准不一。就人居环境改造项目而言,左坡村涉及农户997户,项目总投资997万元。改造范围仅针对:庭院硬化、串户路硬化、“三改”(改厨、改厕、改圈)、路灯、垃圾箱5项。庭院硬化方面:文件规定单户不超过30㎡,且只硬化庭院,但在实施过程中,邻近的落迁村、十里村等未按要求执行,部分农户庭院有多少打多少,房前屋后均硬化,造成本村农户对村委不满、阻挠施工。资金使用方面:竹海镇比邻的民主镇为强力推进贫困户脱贫,超范畴使用人居环境资金购买板材修缮农户住房并按60元/人日工资标准雇请群众打扫环境卫生,本村农户知晓后动员困难,工作难以推进。

  (三)单薄的普惠政策与丰厚的扶贫资助之间的矛盾催增了农户等靠要思想。为精准扶贫、扶真贫、真扶贫,近年来,全市上下均聚集资源集中火力拔穷根,贫困户政策获利相对集中,已激发了新的干群矛盾。精准识别后的贫困户在村民间的认可度相比以往已有较大提升,但现实中贫困边缘户因个别硬性条件定不了贫困户,实际生活水平却与贫困户相当,该群体眼盯贫困户尤其是少部分有劳动力但因懒、因赌、酗酒等不愿劳动的贫困户获取了一系列丰厚补贴、资助及物质帮扶等,引发了强烈的不满和嫉妒,培肥了群众争当贫困户、等靠政府救助等扭曲思想的滋生土壤。

  (四)懒散随意与规矩约束之间的矛盾增加了帮扶难度。环境卫生整治产生矛盾尤为突出。规范农户室内外物品摆放和卫生打扫,消除“眼球性贫困”一直是脱贫攻坚工作的坚中之坚,受农户行为习惯和配套垃圾清运体系不健全影响,长期以来,农户室内外物品排放凌乱、垃圾乱推乱放,较好的家具也被灰尘及其他杂物淹没,极易让人产生“贫穷”的第一映像。一是受生产条件的制约。多数农户收入来源主要靠耕种和养殖,劳作使用的农具及饲养产生的污水粪便等因劳累而疏于清理,长期积弊成习,短期内纠正难度较大。二是受居住环境的制约。如左坡村二、三、四组100余户村民集中居住在坡度较大的山腰凹侧,住房密集,垃圾、污水处理缺乏统一规划和约束,组内随处可见成堆的垃圾、成滩的污水和零星的棚房,治理难度极大。三是受思想观念的制约。在入户宣传督促农户打扫环境卫生时,部分农户反应扫不扫是自己的事,就愿住在凌乱的环境中,太干净整洁反而不是农村、不像家。该前提下,帮扶人往往选择替其打扫,但结果反而让农户“有了盼头”。一帮扶教师诉苦道:“我帮扶的一户贫困户太奇葩了,前天晚上吃过的碗嫌水太冰不洗,等着我今天去洗,我洗不动了,该咋整咋整吧”;还有帮扶人戏谑说:“昨天我到农户家帮扶,听到一贫困户说他三个读不去书的儿子又来帮他扫地了,等我一看,原来是某局单位的3个帮扶人正走向他家。现在的帮扶不能以牺牲干部的尊严去博取农户的认可啊!”

  (五)封闭僵化观念与倒逼加快发展之间的矛盾降低了帮扶成效。对无任何厂矿企业的左坡村而言,产业是全村脱贫致富的基础,是脱贫后能否迈入小康社会的关键。为强化产业发展,左坡村先后成立了左坡专业合作社、引进了刺梨产业,给入股的1012户农户支付土地流转费及管护费400多万元,但农户仍不看好和支持,对自家的产业地懒于打理,任杂草丛生、病虫侵蚀,虽反复宣传再三动员也难有改观,对合作社支付资金却紧盯不放,三天两头过问,缺失长远的发展眼光,发展支撑严重不足。同时,在基础设施建设过程中,部分通组路及串户路受用地权属制约,农户互不想让,难于实施,造成项目覆盖不全,部分农户生产生活条件未能改善。

  三、经验与启示

  (一)产业是脱贫的基石。左坡村农户总体条件在全镇排名靠前,七成以上农户均建有砖混结构住房,村级发展可大体划分为以下几个阶段。一是煤炭私挖滥采严打前(2003年以前),村民靠人力私自掘井挖煤贩卖获取收入,使胆量相对较大的村民先行富裕起来。二是煤炭私挖滥采严打期间(2003年—2014年),煤炭贩卖现象有效杜绝,劳动力统统转移到境内仅有的黄什煤矿和金矿厂,让大部分有劳动力的村民有了收入来源,生活得到极大改善。三是煤炭市场跌落后(2014年至今)。境内的大部分青年外出务工或寻找新的发展机会,加上黄什煤矿和金矿厂的相续停破产,无法外出的村民失去工作机会,无收入来源,成天聚集赌博酗酒,拖贫了很多之前富裕的家庭,因恶习难改,该人群成为当前最难帮扶、最难脱贫的群体。

  (二)帮扶工作需要强制力做后盾。对帮扶工作中遇到的“依赖户”“钉子户”,要法制先行,依法处置,防止其产生“盼头”或受羊群效应影响导致其他农户盲目跟从,使整个帮扶工作陷入疲软的被动局面。任何时候都需纠典型、树标杆,奖优罚劣,才能松弛有度、宽严相济,也才能形成正面的威慑作用,保障帮扶工作的畅通高效开展。

  (三)项目实施及资金使用要全程严管。部分地区相关负责人受脱贫攻坚期内职务调整受限影响,一心急于脱贫,在扶贫工作中重进度、轻质量,千方百计促使贫困户进尽快达到“一达标两不愁三保障”标准实现脱贫,造成项目实施质量把关不严,群众意见大,使真正的民心工程沦为“泯心”工程,造成重复施工、资源浪费。同时一些地区对专款专用的项目资金全然不顾,揭东补西,热衷锦上添花、不愿雪中送炭,导致扶贫乱象丛生、干群矛盾越发尖锐。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主办:六盘水市人民政府
承办单位:六盘水市人民政府研究室
 
地址:贵州省六盘水市钟山西路30号信息大厦7楼
邮      编:553001
电话:0858-8232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