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盘水市经济社会发展研究 » 2018年第3期 » 理论探索
脱贫攻坚经验分析和需要重视的倾向性问题

阅读次数: 字体:【

张高峰 杜明高


  〔内容摘要〕 近年来,六盘水市委市政府把脱贫攻坚作为最大的政治任务,采取强有力的措施,各项工作取得了实实在在的成效,形成了抓脱贫攻坚的有效经验。同时也伴生了一些倾向性问题,需要引起高度重视。

  〔关 键 词〕 农业 脱贫 经验 问题

  〔作者简介〕 中共六盘水市委办公室


  近年来,随着脱贫攻坚力度日益增强,一些贫困乡镇和贫困村发展条件越来越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群众的腰包逐渐鼓了起来,群众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这些乡村和脱贫户变化的原因是什么?有什么好的经验可以推广和借鉴?还有哪些问题需要引起重视?我们在陡箐镇土法村、冷坝村选取100户贫困户进行调研,结果显示,按照“一达标、两不愁、三保障”的标准,这100户贫困户样本中,2016年脱贫32户、2017年脱贫42户、2018年脱贫17户,还剩9户未脱贫(冷坝2户、土法7户,含兜底2户),脱贫成效显著、质量较好,群众满意度较高。

  一、脱贫攻坚的经验

  通过这几年的精准扶贫,分析这100户脱贫样本,不难发现,脱贫攻坚是有规律可循的,是有经验可借鉴的。通过调研总结了100户样本脱贫攻坚的五条有效经验。

  (一)靠党的领导。这是打赢打好脱贫攻坚战的政治保障和根本保障。调研的陡箐镇是我市的13个极贫乡镇之一,各级党委坚持以脱贫攻坚统揽经济社会发展全局,发挥社会主义制度优势,将优质资源和优秀干部集中到陡箐镇,开展产业扶贫、易地扶贫搬迁、交通扶贫、水利扶贫、教育扶贫、健康扶贫、金融扶贫等,对扶贫工作的很多“老大难”问题提供了解决方案,这些都是拔掉穷根的有力支点和杠杆。2018年,土发村党支部被评为年全市脱贫攻坚先进基层党组织。

  (二)靠政策落实。这是打赢打好脱贫攻坚战的重要保障和制度支持。陡箐镇坚持“一达标、两不愁、三保障”的目标要求,既不降低标准、影响质量,也不调高标准、吊高胃口,积极落实好中央、省和市县的脱贫政策,转化为具体的方案和措施,扎实抓好产业发展、易地扶贫搬迁、教育医疗、“三变”改革、招商引资等政策的落细落小、落地落实,让贫困群众真正享受到国家政策带来的红利。

  (三)靠双手脱贫。这是打赢打好脱贫攻坚战的内在因素和引擎驱动。冷坝村冷坝组邓某的儿子2015年筹集资金10万元,购买小货车跑运输,每年收入4—5万元,2017年实现脱贫。土发村徐家寨组李学军2015年借款6万多元发展养殖产业,目前繁殖120只羊,每年收入10万元,2017年实现脱贫。他告诉我们,虽然国家政策好,但我们还是要靠自己的双手实现脱贫。

  (四)靠改革开放。这是打赢打好脱贫攻坚战的必由之路和动力源泉。据了解,“三变”改革是部分贫困户脱贫的主要原因,一些贫困户将土地承包权、“特惠贷”资金等入股到经营主体,获得分红。冷坝村永红组杜某将11亩土地入股经营主体,2017年分红5000元,加上自己打零工,每月挣2500元左右,实现脱贫。黔之英鞋服公司生产的产品销往俄罗斯等国,据了解,公司进入正常轨道后,预计年产值近3亿元,解决1200余人的就业问题,让贫困户就近就业,实现脱贫。这些改革经验为贫困户持续脱贫、稳定脱贫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动力和源头活水。

  (五)靠社会参与。这是打赢打好脱贫攻坚战的推动力量和发展动力。调研组了解到,社会力量参与扶贫是陡箐镇的特色,今年以来,有黔之英鞋服厂、黔味来农业合作社等经营主体到土发村建厂发展;大连社会公益组织确定每年捐赠2万元,贵州理工学院捐赠了6万元,等等,为脱贫攻坚提供了资金、理论等方面的支持。贵州财经大学文法学院确定将陡箐镇作为党建定点帮扶单位,这些社会力量与政府力量相互补充,形成全社会广泛参与脱贫攻坚的格局。

  二、需要引起重视的问题

  在调研中,有扶贫干部和贫困户反映,扶贫工作存在用力不平衡的情况,特别是在脱贫摘帽的最后时间节点,尤其要重视脱贫攻坚中凸显出来的新问题,只有把这些新问题都解决好,才能实现真脱贫。调研组认真研究,有5个倾向性问题迫切需要引起高度重视。

  (一)非贫困乡村边缘化问题。近几年来,我市聚焦深度贫困发力,贫困村发展得越来越好,与之形成对比的是,起点好不到哪里去的非贫困村,发展条件改善的力度不大,客观上延迟了这些贫困户脱贫摘帽的进程。我市贫困人口大幅减少,目前是18.67万人,全市有4.1万贫困人口分布在非贫困乡镇,占21.9%;有11.27万贫困人口分布在非深度贫困村,占60.4%。就陡箐镇来说,全镇9个村中有2个非贫困村,贫困户人口是924户3187人,占全镇贫困人口的22.3%,比例偏高。要全面实现脱贫不落一人,这一部分贫困人口脱贫效果,有可能影响这个目标不能如期实现。

  (二)临界贫困户的问题。有两种情况,一是游离在贫困标准以上的农户。在脱贫攻坚中,我们的扶贫政策主要惠及贫困户,他们的教育、医疗等保障日益完善,收入略高于“贫困线”的非贫困户,没有享受到扶贫政策。在调研走访的过程中发现,不少非贫困户的道路、水利、照明、环境卫生等基础设施和生活条件明显不如贫困户。调研组走进一农户家中了解情况,这位村民大吐苦水:自己倒卖鸡蛋,一个月挣300块钱左右,近两年来自己身体不好,没有收入来源,但是自己不是贫困户。调研组走进他家里查看情况,确实不如部分贫困户条件好。贫困户与非贫困之间享受政策的差异,导致部分临界贫困户心理失衡,存在争当贫困户的现象。另一种是达到脱贫标准的贫困户。少部分贫困户已达到脱贫标准,但由于自己懒惰,卫生条件较差,精神上脱不了贫。土法村一贫困户有安全住房、医疗有保障、安装有自来水,吃不愁、穿不愁,收入达到每年每人4000元,但家门口堆有20多件脏衣服,家里脏乱,摆放物品横七竖八,拖鞋放在甑子上,地上全是纸尿片,从视觉上脱不了贫。全面小康,群众一个都不能少;实现共同富裕,一个村都不能掉。解决好“临界贫困”人群的帮扶问题,也应该是精准扶贫工作中的一道“必答题”。

  (三)脱贫户返贫问题。现在脱贫攻坚到了发起总攻的阶段,最难的是怎么实现脱贫效果的可持续性,让脱贫户不返贫。在100户贫困户样本中,一半左右的脱贫户刚越过贫困线,如果产业、就业、医疗、教育等政策落实不到位,这一部分人即将重新回到贫困线以下。冷坝村中寨组某脱贫户患有精神病,每年大约花去医疗费10000元左右,主要靠子女赡养,这就特别容易返贫。冷坝村某农户的儿子今年2月在深圳打工时,不慎将腰摔伤,在各大医院就诊未好,花光家中所有积蓄,还负了债,丧失了劳动力,导致返贫。像这样的例子也不少,需要各级政府高度重视脱贫后的贫困群体,真正做到“送上马、扶一程”,实现可持续脱贫。

  (四)“贫困遗传”的问题。通过调研发现,少数贫困户有“贫困遗传”倾向。一种是年轻父母没有抚养能力。有几户贫困户子女,还没到法定结婚年龄,也没有办结婚证,十五六岁就生了小孩,有的生了四五个,因没上户口,不在建档立卡之内,他们心理成熟后,承担不了养育子女的责任,女方离家出走重新嫁人,男方及小孩变成新的贫困户。另一种是子女就业能力差。部分贫困户对子女的教育不够重视,完成九年义务教育就“被打工”;也有部分孩子从小就不爱学习,学业未完成就离开学校,没有技能和就业能力,成为新的贫困户。调研中询问一小孩,他的梦想是什么,他回答让调研组大吃一惊,答案是当贫困户。

  (五)风险防范的问题。随着脱贫攻坚的深入推进,不难注意到,大家对扶贫中出现的现象议论也多了起来,从另外一个侧面也提醒我们,很多问题成为风险点。一是产业风险。部分产业规模偏小、分布散乱、竞争力弱,种养都是“大路货”,同质化严重,加之管护不到位,农产品没有竞争力,存在风险。比如种植的核桃产业,一些5年了还没有挂果,没有效益。二是道德风险。为了完成脱贫任务,很多乡镇采取超常规手段,让贫困户享受到了不一样的利好,不少干部不仅推着干、帮着干,甚至替着干,个别贫困户掉进了“靠着墙根晒太阳、等着别人送小康”的福利陷阱。调研中遇到,有贫困户指挥干部和志愿者收拾内务的情况。三是社会风险。含金量高的扶贫政策容易引起攀比,临界贫困户与贫困户之间本来差别不大,得到的支持却相当悬殊,引发议论、产生矛盾。这些风险值得我们每一个人思考和重视。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主办:六盘水市人民政府
承办单位:六盘水市人民政府研究室
 
地址:贵州省六盘水市钟山西路30号信息大厦7楼
邮      编:553001
电话:0858-8232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