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盘水市经济社会发展研究 » 2020年第1期 » 调研报告
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和谐社区、活力社区”创建情况调研报告

阅读次数: 字体:【

 

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和谐社区、活力社区”创建情况调研报告

■民盟六盘水市委

为摸清全市易地扶贫搬迁安置总体情况以及“和谐社区、活力社区”创建情况,助力打赢脱贫攻坚战,民盟六盘水市委、市生态移民局联合进行了调研。 

一、基本情况 

(一)全市易地扶贫搬迁总体情况。“十三五”期间,我市以68个贫困乡、615个贫困村为主战场,规划建设安置点78个,搬迁29150户116142人。其中建档立卡贫困人口20794户80540人;自然村寨整体搬迁752个、12677户、52866人,整体搬迁人数占总人数的45.52%。目前,已全部完成搬迁入住任务,全面转入后续扶持和社区管理阶段。

(二)“两个社区”创建主要做法。2018年以来,围绕易地扶贫搬迁后续扶持发展,我市先后出台了《六盘水市易地扶贫搬迁和谐社区活力社区创建方案》《六盘水市关于全面推进易地扶贫搬迁后续工作“五个体系”建设加快“两个社区”创建的通知》等文件,作出了全力构建基本公共服务、培训和就业服务、文化服务、社区治理和基层党建“五个体系”的安排,按试点先行、全面推进、巩固完善“三步走”的方式抓好“和谐社区、活力社区”创建工作。一是围绕“邻里和睦、守望相助”营造良好环境。在安置社区建设图书室、文体广场、健身设施、老年人和儿童看护中心等设施,开展全民阅读、文化表演、全民健身(广场舞)等丰富多彩的文体活动,参与群众达3.8万人次。健全安置社区居(村)规民约,倡导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营造居民间互相尊重、健康向上的生活环境。积极在搬迁群众中开展思想教育、新市民教育,通过“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站)”“凉都妇女夜校”等平台开展感恩教育、家庭美德教育。组建红白理事会、邻里互助组。二是围绕“平安稳定、精神充实”强化社区管理。市公安局已建成并投入使用警务室34个、在建6个,配置警力(含辅警)64人,其余均由就近村(居)的警务室或警务联系点兼顾,实现安置社区警务全覆盖。紧密衔接城乡城乡医保、低保及养老保险,103151人参加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保险,11421人参加城镇医疗保险,36282人转入安置地城镇居民养老保险,18153人参加农村基本养老保险,20828人享受城乡低保。三是围绕“入住充分、就业充足”持续增收。通过不断优化安置点居住环境增加搬迁群众资产性收入,16196户群众参与“三变”改革,全市2016年、2017年搬迁群众确权登记的承包地达93256.44亩、登记山林地11225.87亩,发放退耕还林等补助金349.4万元。整合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工青妇等单位,开展劳动力全员培训,提高人岗匹配度,共培训5883人次,举办专场招聘会47场,提供岗位26765个。建立38897人就业信息台账,在29个安置点建立就业创业基地56个。四是围绕“生活便利、内外相融”构建服务载体。在全市200户以上安置点单独设立党组织和居委会,完善社区“一站式”服务。市教育局在安置点原有135所学校(幼儿园)的基础上,新配套建设学校22所,招聘特岗教师765名,全力保障易地扶贫搬迁适龄学生就近就学。市卫生健康局在已建成67个医疗机构的基础上,新建、改建10个卫生院(室)、服务站。8个安置点建成农贸市场19716平方米、摊位300个、门面596个。城市区域内的搬迁安置点公交开通率达100%。 

二、取得成效 

(一)各类组织机构不断完善。78个安置点中,省政府批复水城县新设立海坪、新桥、以朵、石龙、红桥等5个街道,市民政局批复新建居委会36个,完成居委会选举15个;成立党支部38个,40个未成立党支部的安置点由迁入村(居)党组织管理;建成工会组织62个,发展工会会员31597人;建成共青团组织66个、“凉都青创会”20个、妇联组织27个、妇女之家61个。建成40个人力资源社会保障服务窗口。200户以上的37个安置点,已有32个建成了社区服务中心、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文化中心、老年人活动中心、儿童活动中心等服务设施,200户以下的41个安置点,已有8个配套完善了服务设施,其余33个安置点共用迁入村的公共服务设施。

(二)基本实现“零就业家庭”动态清零。共搬迁有劳动力家庭19323户、劳动力51485人,累计实现就业创业40558人,户均就业人数2.09人,基本完成有劳动力的易地扶贫搬迁“零就业家庭”动态清零任务。通过就地就近发掘岗位、劳务输出、建设扶贫车间、公益性岗位托底安置等方式不断扩宽就业增收渠道,实现搬迁劳动力就近转移就业2334人、劳务输出贫困劳动力2573人、统筹开发各类就业扶贫公益性岗位安置就业1700人(易扶安置点共安置公益性岗位167人),搬迁农户全部实现“一达标两不愁三保障”的脱贫要求。

(三)低保、医保、养老保险实现平稳衔接。33258名易地扶贫搬迁建档立卡贫困人员参加城乡基本养老保险,7093名易地扶贫搬迁群众享受城乡低保(其中1576人转为城镇低保),65476人参加医保(其中64943人参加新农合、533人转为城镇医保),33731人参加养老保险(其中389人转为城镇基本养老保险)。

(四)承包地、山林地、宅基地流转盘活持续推进。2016年、2017年全市易地扶贫搬迁群众确权登记的承包地共93256.44亩,其中已流转的37791.5亩、退耕还林的4423.68亩。确权登记的山林地11225.87亩,已流转的5593.4亩。农户从退耕还林及山林地获得公益林补助349.4万元。以“三变”改革为契机,打好“组合拳”,探索“三变”+易地扶贫搬迁+N(特色小城镇、农业特色产业、民族文化旅游、资产性收益)安置模式,参与“三变”改革的16196户年均分红2330元。

(五)精神文明建设有效开展。通过开办“新时代讲习所”“妇女夜校”,开展群众性文体活动等形式,进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文明生活习惯、家庭美德等教育,加快搬迁群众融入过程。在全市200户以上搬迁安置点组建群众业务文化队伍35支,培养文艺骨干700余人,自发开展群众文化活动5000场次,举办了2019年“文化促脱贫幸福进万家”搬迁群众广场舞展演活动,以送文化、送图书、送电影进安置点等方式开展文化活动,丰富搬迁群众精神文化生活。 

三、存在问题 

(一)政策体系衔接不够流畅。一是由于历史原因,易地扶贫搬迁政策在人均补助标准等方面力度大,与水库移民、生态移民等前期政策相比,有政策“断层”现象,容易给群众留下政策朝令夕改的印象,导致群众因产生对政府的不信任感而在易地扶贫搬迁中采取观望态度。二是安置房产权不明晰。安置房的用地大多为划拨性质,用地相关手续不完善,房屋所有权不明晰,有关政策宣传力度不足、口径不一致,部分群众对农村户籍制度政策不清楚、心里不踏实,甚至因为担心搬迁入住难而回迁。三是优惠政策落地落实较差。易地扶贫搬迁涉及部门众多、专业性强、政出多门,部门协作困难,针对易地扶贫搬迁群众享受安置地、迁出地“骑双头马”双重政策优惠的落实难度较大。部分搬迁群众担心将户籍迁入城镇后失去原来享受的优惠政策、迁出地原有土地和林地等附着在集体经济的利益被收回,患得患失,造成了搬迁群众不愿意搬迁或不愿意转为非农户口。

(二)配套项目建设问题凸显。一是部分安置点项目没有列入城市发展规划,准备仓促、考虑不周,出现边建边批、先建后批的问题,造成教育等配套功能不完善、资源短缺,难以保证搬迁户适龄子女就近就入学。如,位于六盘水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的鱼塘社区安置点,周边学校学位紧张,只能临时采取由距离较远的学校派校车接送的方式解决搬迁户子女上学的问题。二是安置点主体项目建成后,配套设施建设资金缺口较大。以教育设施为例,全市78个安置点中还有35个安置点需要配套建设68所学校(其中幼儿园28所、小学26所、中学14所)来解决13754名搬迁群众适龄子女的入学问题。因资金到位不足,2019年省教育厅调度的34个在建配套建设教育项目中,尚有12个未开工。三是安置点配套设施建设不平衡。作为示范点重点打造的安置点投入的资金量较大,“花瓶”现象明显,部分未作为示范点打造的安置点资金缺口较大。

(三)就业培训亟待加大力度。一是由于搬迁群众整体素质不高,内生发展动力不足,就业期望值、能力与岗位需求等不匹配,全市2019年举办的24场次专场招聘会(含6场次易地扶贫搬迁专场招聘会),提供的2021家企业6000余个岗位中,达成就业意向的易地扶贫搬迁劳动力仅有107人。二是搬迁群众的就业质量和收入水平普遍较低。大多数搬迁群众只能选择苦、累、脏、险的工作,就业稳定性差、收入不稳定,选择工作时以外出务工为主,收入一般都不高,这也是造成安置点实际入住率不高或“两头住”现象的客观原因。三是培训针对性不强。培训工种与培训对象就业需求和愿望与就业市场实际衔接不够紧密,培训有效性还需要进一步提升。参加培训的搬迁群众有很多的是留守妇女、中老年人,整体素质偏低,影响了培训质量。

(四)社区治理能力相对较弱。一是易地扶贫搬迁政策性极强,没有成熟的操作模式,尤其较大规模的农村贫困人口向城市集体搬迁,可借鉴的经验和案例少,安置社区管理有一定难度。二是因警力配备不足,部分安置点安全隐患、治安隐患风险较大,高层住宅中部分群众缺乏电梯使用安全教育。三是对以贫困群众为主的社区管理经验不足,风险把握和处置能力还有待提高。四是党的基层组织建设还需大力推进,安置点党员数量较少,引领作用发挥较难,干部储备、发展党员的压力较大。

(五)部分安置点搬迁入住不充分。常住人口以学生及老、弱、病、残群体为主,人气不旺、缺乏生机、发展乏力,究其原因,主要是安置点周边产业发展缓慢,搬迁户就近就业困难,有的搬迁户不得以只能举家外出务工谋生。有的搬迁户因旧房未拆除、维护迁出地权益、耕种土地等原因需要“常回家看看”,搬迁后“两头住”现象还较明显,造成部分安置点门庭冷清。部分安置点宜人宜居氛围打造不浓、生活便利条件准备不够充分、配套设施使用率不高、管理粗放、缺乏人员经费支持,短时期内搬迁群众无法适应新居环境等原因也导致群众“住不安心”。 

四、对策建议 

(一)政策护航,有效衔接,让搬迁群众吃上“定心丸”。一是完善顶层设计。在城市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社区开展管理制度试点,尽快明确安置房屋的权属、搬迁后新增人口住房保障、户口迁移、迁出地权益保障和城市户籍“骑双头马”等后续扶持政策,与前期政策不一致的做好衔接并拿出解决办法。二是在安置点设置宣传阵地。通过微信、抖音等新媒体和电视、广播等传统媒体,对户籍制度改革等政策进行大力宣传,形成浓厚的宣传氛围。在安置社区、有迁出任务的乡镇进行深度宣传,用群众看得懂、用得上的方式准确解读政策并执行到位。打破部门之间信息壁垒,安置地与迁出地应做好工作交接,统一宣传口径和政策解读,执行政策公正公平公开,不厚此薄彼,增加群众信任感。三是对迁出地旧房拆除问题应态度鲜明。除了连体房等确实不能拆除的旧房外,必须在群众搬迁后将旧房拆除,不能向搬迁群众传递“搬迁可以不拆除旧房”的错误信号,必须认真执行有关政策,确保搬迁群众原有土地等权益不受影响,尽力消除搬迁群众顾虑。

(二)多方筹资,因地制宜,完善安置点基础设施。一是分类型区别对待。本着保基本、保脱贫、促发展的目的,按照中心集镇、农村、县城三种安置类型,根据安置户数、安置人口数、安置群众特点等实际情况,实行“一安置点一方案”,完善“五个体系”建设,杜绝定位低端化、风格同质化、业态空心化和投入碎片化,不以点带面、不吊高胃口、不过度包装,避免以示范点代替全部安置点、优质资源过度集中于部分示范点。二是进一步加大向上争取支持力度。加大融资力度,创新金融模式,破解资金难题。安置点学校规划布局应与消除大班额、划片招生、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统筹谋划,同步完善水、电、路、通信、公共绿化等基础设施,根据实际配套建设医院、银行、学校、超市等生活便利设施。三是尽量照顾搬迁群众原有文化习俗和生活习惯。根据搬迁群众的民族文化、生活习惯,开放乡场、跳舞场、祭祀场地,有条件的安置点还应考虑群众的需要,尽可能多的开通公交车线路,打通安置点内外交通,避免安置点成为“孤岛”,让群众顺利融入搬迁后的新生活。

(三)真搬实住,增加人气,进一步提升安置点活力。搬迁实际入住率是考核易地扶贫搬迁工作的主要指标之一,也是易地扶贫搬迁后续扶持、“两个社区”创建工作的基础。一是必须以扎实的工作作风摸清底数和进行动态跟踪。要明确工作责任、逐户逐栋登记、对号入座、及时更新,确保数据真实、账实相符。二是视具体情况区别对待。对不愿搬迁或搬迁意愿动摇而返迁的群众,安置点应做好动员、登记及情况反馈,迁出地乡镇应以“三顾茅庐”的精神,讲明政策,做好动员。对确实不愿意搬迁或已经返迁的群众,应依照“退一补一”原则重新锁定搬迁对象,及时补充到位。对搬迁后确需外出务工的群众,在做好登记后,社区协助群众做好房屋防盗防损。

(四)分类管理,精准帮扶,营造社区和谐生活。一是做好贫困群众搬迁后的后续服务管理,随访到户、关怀到人,包保责任人对搬迁后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应跟踪到位、有关情况应做到动态精准,根据贫困户特点有针对性地安排帮扶措施,保障其基本生活有着落、遇事有人帮,特别是因病、残、弱致困的搬迁群众应得到社会更多关注和特别照顾,体现人道主义精神,符合政策的要纳入社保托底,确保安置点不成为新的“贫民窟”。要处理好搬迁户同安置点周边群众(特别是困难群众)的关系,警惕并防范群体事件风险。二是借鉴先进城市社区物业管理经验,将有高层建筑的安置点社区的电梯安全问题作为重点,排查安全隐患,警惕高空坠物、电梯关人等事件,加强电梯安全使用培训、做好电梯紧急情况预案、及时维护维修故障电梯。三是积极组织引导社团组织、知名企业及各类社会力量资源对口帮扶易地扶贫搬迁群众,吸引资金、项目落地安置点,倡议民主党派、志愿者到安置点开展社会公益、智力扶贫等社会服务活动。四是发挥基层党组织基层堡垒作用,健全基层党组织和社区居委会,强化社区服务阵地和物业服务管理,完善党员管理服务体系,做好集体事件防范和应急处置培训,完善矛盾纠纷排查化解机构,为搬迁群众提供坚实的组织保障。

(五)盘活资产,增加收入,让群众住得安心顺心。一是盘活迁出地“三块地”,进一步明晰在宅基地复垦复绿、原有土地和宅基地产权、户籍转接等方面政策规定,有条件的由国有企业平台统一开发盘活,明确对搬迁群众的最低收益返还标准。不具备统一开发条件的,参照退耕还林标准组织种树种草,按标准给予迁出群众一定的补偿。二是加强安置点集体资产管理,为安置点社区可持续发展提供动力,将安置点资产划归安置点集体所有或将收益指定用于安置点集体经济,组建公益性经营服务团队,整合商业用房、停车场等公共资源,确保集体资产运营收益用于本安置点公共维修、公益性支出。三是在安置房产权未明确界定之前,由于无法建立公共维修基金,应落实公共区域维修和公共事务支出由县、乡财政予以保障。

(六)加强引导,思想发动,扶贫与“扶志”“扶智”结合。一是准确把握易地扶贫搬迁政策,清醒认识易地扶贫搬迁工作的特殊性、重要性、艰巨性,避免对政策的误读、误导、误传。二是在安置点继续稳定执行贫困户包保政策,让群众真切感受到生活环境的改善和情感上的关心,引导搬迁对象从“村民”向“居民”转变,更快融入新环境、新生活。三是发挥好社区党员干部、志愿者、自治组织的作用,帮助搬迁群众思想脱贫。通过算好搬迁经济账、收入账、政策账,耐心说服引导搬迁群众合理表达诉求,建立合理的期望值,树立摆脱贫困的志气,促进社区矛盾化解和社会和谐。四是抓好搬迁群众学习教育,上好新市民第一课,学习文化卫生健康知识,帮助搬迁群众树立融入社区新环境、适应新生活的自信心。

(七)分类推进,培育产业,切实保障群众就业稳增收。一是大力发展扶贫车间,根据安置点劳动力情况,尽量组织搬迁群众到扶贫车间就近就业或者居家就业。二是鼓励小微企业到安置点附近的园区集聚发展,择优培育重点产业龙头企业,布局建设综合商贸城、建材专业市场、家具家电市场,完善现代物流、冷链、仓储、信息发布、电商平台等配套功能,提高安置点就业岗位供给水平。三是因地制宜扶持少数民族文化和地方特色产业,做好引导和服务,创建地方特色品牌,带动贫困户就业,拉动地方经济发展。四是落实搬迁户转移就业补贴政策,加大对用工企业的扶持力度,开发公益岗位兜底就业,支持和帮助搬迁群众就业创业。五是强化就业培训,不搞千篇一律,根据搬迁群众就业意愿和自身条件,相对集中地开展家政服务、护工等技能培训,提高就业竞争力,多渠道开辟就业岗位,千方百计为搬迁群众提供就业创业机会,实现“一户一技能、一户一产业、一户一就业”。

(八)重点关注,着眼长远,用教育助力群众脱贫。青少年既是家庭的希望,又是社会的希望,要通过易地扶贫搬迁彻底斩断穷根,根本办法还在于让搬迁群众的青少年子女在搬迁后接受良好教育,通过知识改变命运。一是加强对易地扶贫搬迁群众子女入学的帮助和管理,做好学位、学籍转接等工作的衔接,组织志愿者为安置点群众子女开展辅助教育、心理教育。二是在安置社区配备图书室(图书角),针对以青少年为主的读者群体,提供励志类读物、教辅读物、儿童读物等,提高他们的学习兴趣。三是整合安置社区及其周边社区文化、体育、教育等方面的培训资源,开展多种形式和不同层次的培训,帮助贫困户提升素质,增强就业技能。四是做好对易地扶贫搬迁贫困户的子女减免学费和发放生活资助的工作,确保其不因贫困而耽误学业。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